论文精粹|INFORMATION
王蒙 康笑宇:瘟疫
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4-06-10 08:39  点击:317

说是人类历史上有多次大瘟疫,公元前四百多年雅典鼠疫、古罗马安东尼瘟疫、米兰大瘟疫、中国云南鼠疫、伦敦大瘟疫、十四世纪的黑死病、二十世纪的西班牙流感,还有什么莫斯科黑死病、马赛大瘟疫等等。

世界上有许多画作,描绘了瘟疫灾难。

我在德国科隆—波恩地区不止一处乡村看到了纪念瘟疫的雕塑,主体是圣母像,是十字架,是悲哀的人类,是通向天堂的想象,是对逝者的哀思与记忆。从这些雕塑里,你会感觉到一种哀痛、无奈,仍有对于慰安的寻求。含泪是一种抚慰,记住就是纪念,纪念拒绝了历史与个人的虚无,是文化。没有纪念与追思,渺小的人还怎么活下去呢?

我也查到了不少写瘟疫的医学与文学作品。不知道为什么,查到的多数是美国人写的:威廉·麦克尼尔的《瘟疫与人》、理查德·普雷斯的《血疫》,此外还有《大流感》《逼近的瘟疫》《死亡地图》,中国当代作家迟子建的长篇小说《白雪乌鸦》有很大的影响,并被选定为全国政协委员读书活动的首批推荐书目之一。另外,有王哲写的《上帝的跳蚤》,则是科普文学。著名的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标题很瘟疫,实际写的是爱情,瘟疫,则是某个时期社会贫穷混乱落后的一种表象。

文学艺术对于防治瘟疫是无能为力的,但是对于思索与感受饱含瘟疫过程的人类生活、命运、共同体与共同性、歧义性,还有某些人的恶意与罪孽、愚蠢与失误、孱弱与坚强、失望与期望、逻辑与报应,却也能收获与给予读者重要的启示。

来源:《读书》

文献数据中心|DATA CENTER

© 2009-2024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 吉ICP备06002985号-2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6329 Power by leey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