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动态 > 阅读正文
法治动态|INFORMATION
郑渊洁告别商标维权:21年维权成功37个商标,还有673个
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3-04-23 21:15  点击:822

“我对商标维权丧失了信心。”4月18日,知名童话作家郑渊洁发文表示,经历21年的维权后,他决定“认输”,告别这条艰难的道路。同时写出来的长篇小说也不再发表,因为“作品是作家的孩子,面对孩子可能遇到的风险,任何监护人都不会掉以轻心,都会采取万无一失的措施。”

在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采访时,郑渊洁称,“这应该是我头一次认输,我现在68岁了,估计时间不够用了,干脆做个知难而退的事吧。”据了解,这些年郑渊洁还有700万字的作品没有发表,目前市场上发行的作品大概有300多本,合计2000万字。

“如果保护知识产权的环境没有达到,对原创者的积极性肯定会有影响。”谈及商标维权的缘由,他说,作家维权也是为消费者把关,“有商家把鲁西西变成卤腌食品,商家能这样做,它的产品质量是堪忧的。”

谈维权

知名文学角色享有驰名商标待遇

郑渊洁在《郑渊洁告别书》中表示,自己于1981年和1982年原创了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知名文学角色,他们陪伴了中国70后至10后五代读者,相关书刊发行量超过3亿册,仅2021年,就向国家缴纳了1000多万元个人所得税。

但其创作的知名文学角色频繁被不法商家觊觎,未经授权情况下将其原创的知名文学角色恶意注册了710个侵权商标,用于兜售各种商品,包括卤腌食品、畜类人工授精、内衣、燃气阀门、餐饮店、鼠粮等。

2002年,郑渊洁开始对商标进行维权,但21年来只维权成功了37个侵权商标,而且平均每个侵权商标维权成功需要耗费6年时间。维权时间最长的舒克内衣商标用了19年时间才成功。还有673个侵权商标没有维权成功。

2023年2月2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了郑渊洁对“苏州市燃气设备阀门制造有限公司”舒克商标的维权申请。“我用了21年时间只成功了37个,还剩673个,最主要是卡在了苏州市燃气设备阀门制造有限公司了,迈不过这个槛儿,因为裁定书写着它的合作伙伴是德国公司,德文可以翻译成舒克。”郑渊洁告诉记者,另外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文学角色“舒克”在燃气阀门领域没有影响力,两个行业没有必然联系,人们在燃气阀门上看到舒克商标不会联想到郑渊洁。

此前郑渊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苏州这家燃气阀门制造公司用了德国企业的技术,自称“根据德国这家企业的翻译注册了商标”,而涉嫌侵权的企业名称为“舒克(上海)管道设备服务有限公司”,正是由德国企业“Franz Schuck GmbH”全资控股。“使用文学作品中‘舒克’作为企业名称,容易让消费者或合作伙伴误认为跟郑渊洁有关。我的诉求就是让对方改名,或者经过授权后使用‘舒克’,但不会收取任何费用。”

据了解,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一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第22条写明,对于著作权保护期限内的作品,如果作品名称、作品中的角色名称等具有较高知名度,将其作为商标使用在相关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其经过权利人的许可或者与权利人存在特定联系,当事人以此主张构成在先权益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正是因为上述规定,才让郑渊洁在商标维权方面有了更多支持。郑渊洁表示,第22条没有说在相同的领域,只是说在著作权保护期内的,而且是知名的文学角色。“没有门类限制就是说,你的童话并不是只能在出版行业有所限制。相当于知名文学角色,享有了驰名商标的待遇。”

郑渊洁表示,苏州还有上百家燃气阀门公司,如果有消费者因为看到“舒克”商标,联想到了小时候看过的童书而倍感亲切,那么将对国内其他燃气阀门公司造成不公平竞争。

谈未来

将继续写作,但作品不再发表

放弃维权后,郑渊洁表示,“我每天依然写作,但写出的作品包括已经写出的长篇小说等永远不再发表,因为发表了将面对商标侵权而难以维权成功。”他认为,作品是作家的“孩子”,面对“孩子”可能遇到的风险,任何监护人都不会掉以轻心,都会采取万无一失的措施。

郑渊洁告诉记者,这些年他还有700万字的作品没有发表,目前在市场上发行的有300多本书,约2000万字。“你发出来以后,他们又去把里面的人物进行商标注册……如果保护知识产权的环境没有达到,对原创者的积极性肯定会有影响。”

另一方面,郑渊洁认为,作家进行商标维权也是为消费者把关。“有商家把鲁西西变成卤腌食品,商家能这样做,它的产品质量是堪忧的。有些消费者可能看到皮皮鲁猪皮肉就买了,作家站出来维权就是为消费者把关,但是太难了。”

谈起商标维权的流程,郑渊洁说,如果商标正在申请注册,商标局会进行公示,涉嫌侵权的话,可对这个商标提出异议。对于注册成功的商标,可以向国家商标局投诉,申请已注册的商标无效。如果在商标局维权失败,可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进入司法流程。

“我现在68岁,估计(时间)不够用了,生命不够用了,我干脆就做个知难而退的事吧,服输一次吧,对我的性格来说,这应该是我头一次认输。”郑渊洁表示,后面再出现侵权的事也不再管了,“里面有好多故事,经历了才知道。”最后,郑渊洁说,这些经历都会出现在他后续的作品里。

来源:“正义网”

文献数据中心|DATA CENTER

© 2009-2024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 吉ICP备06002985号-2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6329 Power by leeyc